会议报道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会议报道

看看,市人代会上的好点子

为人民代言,替人民监督。

在市十四届人大四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上,代表们首次以大会发言的形式为城市发展建言献策,为民生福祉大声疾呼。从产业结构调整、金融体制改革到保护环境、扩大就业……无论是城市发展大事还是百姓身边小事,都是代表们热议的焦点。“人民选我当代表,我当代表为人民”的履职意识尽显其中。

热点聚焦

强化科技引领破解产业“集而不聚”

市人大代表 白雪峰

焦点问题

近年来,我市不断加大科技创新和招商引资力度,松北高新技术产业园区、哈南工业产业园区建设如火如荼,入区企业数量迅速增长,但产业关联性不高,缺乏集聚效应,“集而不聚”的工业园区在组织上和技术上仍然缺乏应有的竞争优势。

建言献策

未来工业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标志,就是一批产业集群的迅速崛起。要突破劳动密集型企业所形成的传统产业局限,就要瞄准战略性新兴产业,形成以知识或技术密集型产品为主要内容的创新型产业集群。建议我市要抓住近期国家支持东北振兴发展的有利机遇,加快新一轮产业布局战略调整,实施创新驱动战略,发展新兴产业集群,有效整合区域创新主体和要素,打造推动经济发展方式转变,产业结构优化升级,区域经济持续、快速、健康发展的强力引擎。

学前教育需均衡资源提升质量

市人大代表 徐建华

焦点问题

虽然我市每年都新建、扩建一些幼儿园,但同社会需求相比仍然差距很大,特别是一些新建小区入住率不断提高,入园难的问题日益突出。此外,学前教育师资配备不足,严重影响幼教质量;监管不到位,非法办园得不到有效控制,严重影响幼儿教育的健康发展。

建言献策

尽快制定哈尔滨市学前教育条例,将各类幼儿园纳入法制化轨道。通过立法,进一步明确教育、卫生、民政、公安、街道办事处等行政部门的管理职责,理顺工作关系,形成管理合力。同时加大对非法办园的治理力度,保证学前教育管理层层落实到位,切实提高科学管理和行政执法的力度和实效性。以“公”带“民”,“公”“民”并举,努力提高办园水平,对长期不合格、不达标,并存在安全隐患的坚决取缔。

推动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向纵深发展

市人大代表 刘清泉

焦点问题

我市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由点到面、由易到难、由基础到实质,正在扎实稳步地开展,并取得了初步成效。但市场导向机制还未完全建立,没有实现房屋、宅基地、集体建设用地等产权的市场化。加之产权交易机制不规范、体系不完善,金融保障制度不协调、服务体系不配套等一系列制约因素减慢了农村产权制度改革步伐。

建言献策

建议积极争取全省农村产权制度改革试点,鼓励具备条件的地方先行先试,探索可复制、能推广的实践经验,带动面上整体改革。要以清产核资、资产量化、股权管理为主要内容,健全农村集体资金、资产和资源管理制度,推进农村集体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,实现集体资源资产化、资产资本化、资本股份化。要建立农村产权交易风险补偿基金制度,逐步扩大政策性农业保险试点范围,增加涉农保险产品,增强农业和农户的抗风险能力。

打造发展乐土吸引留住人才

市人大代表 魏华亮

焦点问题

当前,我市人才流失日趋严重。据不完全统计,2010年我市仅公有经济企业管理人才、专业技术人才就流失外地1203人,主要去向是经济发达地区;哈工大、哈工程等211重点院校约82%毕业生流向经济发达省份,而我市引进的人才多数是省内和经济不发达地区,来自发达地区的一流人才屈指可数,造成“外地人才挖不来,本地人才留不住”的困境,陷入 “经济发展减速,人才流出增加”的怪圈。

建言献策

在哪里能够实现个人价值最大化,人才就会流向哪里。与南方发达城市相比,我市虽不能在物质待遇上实现超越,但可以创造更好的政策环境,让哈尔滨成为各类人才自由发展、创新创造的乐土。建议尽快修订沿用多年的人才政策,力求在薪酬、编制、岗位、科研、服务等方面实现新突破,大胆实行年薪、项目入股、技术分红等区分度较大的分配方式。要建立政府人才建设专项基金,实现政府与企业在引才用才方面协同共建,为企业专业技术人才培养提供有效支撑。

扶持商贸流通企业拓展就业渠道

市人大代表 计勇凯

焦点问题

我市连续多年发布就业指导意见,出台再就业优惠政策,出台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扶持政策,但这些政策往往“重两头,轻中间”,主要扶持对象是高学历的大学生和下岗、失业人员,而对于低学历、低收入群体的就业关注不够。这部分群体由于低学历,少技能,对于用工门槛高的企业只能望洋兴叹,在一定程度上使得我市就业形势依然严峻。

建言献策

商贸流通企业是吸纳创业、扩大就业的主要渠道。政府有关部门应统筹规划,继续扶持大商业、大物流、大连锁健康、有序发展,建成布局合理、结构优化、功能完善、服务优质的商业网点体系,以便提供更多的营业员、收银员、快递员、保安员等低门槛岗位。鼓励企业业务外包。政府要鼓励大型商贸流通企业将保洁、保安、保养等物业管理,将仓储、运输、配送等物流环节外包给小微企业,一方面减轻企业人力成本压力,同时给小微企业增添活力,为低学历、低收入群体再开辟新的就业渠道。

科学谋划市区共建“大松北”

市人大代表 王东阳

焦点问题

在“大松北”战略推进过程中,由于行政区划的限制和推进合力的欠缺,特别是在基础设施、城市风貌控制、产业与文化发展等方面缺乏综合性设计,导致江北地区至今尚未形成独具特色的城市形态。配套设施严重不足。除城市道路、给排水管网、供水能力、电网布局等还不够完善外,学校、医院、公共交通、文体设施等公共设施供给规模不足,严重制约了“大松北”地区的发展。

建言献策

《大松北地区发展战略规划》要坚持一本蓝图绘到底,确保“大松北”规划、建设的完整性和可持续性。要打破行政区划限制,推动共谋划、共建设、共分享、共繁荣。要构建“大松北”与中心城区之间快捷的交通通道,引导“大松北”在带动周边区域集聚发展的同时,承接好中心城区产业、人口的转移,刺激城市要素在“大松北”的快速形成,逐步实现与老城功能互补。

节能减排源头治“霾”先治“煤”

市人大代表 桑洪

焦点问题

据相关部门提供的数据,去年我市环境空气质量达标242天,超标119天,超标时间集中在采暖期。测量显示,我市重污染天气的成因主要是因为城市煤耗多、小锅炉房多、黄标车多、焚烧秸秆多。其中燃煤是构成我市空气污染的主因,煤烟尘占比44.65%,治理燃煤是治理雾霾的关键因素,解决燃煤问题就解决了我市空气污染问题的一半。

建言献策

减少燃煤的数量,控制燃煤质量,减少燃煤污染物的排放量是我市节能减排、减少雾霾的核心,也可以说“治霾”根本在“治煤”。建议本着“小炉并大炉、大炉与热电联产联网”的原则,消灭小锅炉房,减少燃煤用量。将热电联产企业和与其较近的供热锅炉房并网,形成网网相连的大热网格局,让热电企业充分发挥热效率高、综合耗能低的优势。同时加大既有建筑节能改造力度,从根本上调整我市能源消耗结构,减少燃煤用量。

新锐观点

畅通代表司法监督渠道

市人大代表于逸生:司法机关要加强与市人大代表的联系,为市人大代表履行监督职责提供必要的条件和保障。司法机关与人大代表之间日常的工作联系要实现对口化、职能化和顺畅化,要把工作落实到具体部门和具体联系人,从机制上畅通人大代表的监督渠道。

培育农民专业合作示范社

市人大代表庞代新:农民专业合作社是全面提升现代农业发展水平的重要载体,是实现农业生产新常态的不二选择。但由于规范程度低等因素,影响制约了其发展。建议加快培育一批省市两级示范社,使其成为全市农民专业合作社的样板,发挥其带动和引领作用。

把松花江北岸打造成黄金江岸

市人大代表孙晓东、李培忠:建议加强松花江北岸旅游基础设施建设,完善旅游交通体系,全力打造集旅游、休闲、餐饮、娱乐为一体,与自然共生的湿地生态旅游区、与品质共生的高端度假休闲区、与田园共生的生态农业采摘区,使原生态大江、原生态大湿地与现代化大都市和谐共生、充分融合,努力把松花江北岸打造成黄金水岸。

国有资产应尽快退出竞争性领域

市人大代表王元国:建议加大国有资产从竞争性领域退出,向公共服务、基础设施和社会保障领域集中的力度,通过国有资本投入提高公共服务水平,完善基础设施功能,提升社会保障能力,使更多的国有资本直接服务全民、由全民共享,加快形成体现优势、发挥功能、配置合理的国有经济布局结构。

整合医药食品形成大健康产业

市人大代表张玉斌:将我市“四加六”的产业体系收缩为绿色食品和生物医药两个主攻方向。根据哈尔滨产业创新课题组的研究,我市绿色食品和生物医药在资源条件、产业基础和发展趋势上具有一定的比较优势。绿色食品创新的重点和难点是商业模式的创新,建议将我市的医疗、医药产业和绿色食品产业整合为一个大健康产业,作为商业创新模式的方向深入研究。

推动国有资产向国有资本转化

市人大代表孙名扬:针对我市在资本市场建设中存在的问题,建议充分发挥资本市场的力量,通过有针对性的金融创新融资手段,完成国有资产向国有资本的转化,逐步实现从龙头企业到集团的分批次上市规划,力争使我市上市企业的数量和规模上升一个新的高度,比肩国内发达金融地区,实现哈尔滨市国有经济跨越式发展。

在“变”与“稳”中把握立法尺度

市人大代表郭红瑛:“先积累成熟经验后立法确认”的立法老观念需改变,要坚持“立法先行,发挥引领和推动作用”,“凡属重大改革要于法有据”。建议市人大及其常委会充分重视立法在凝聚社会共识、弥合利益分歧、创新制度设计、引领改革发展方面不可替代的作用,在改革的变与法治的稳中把握好立法尺度,既要发挥法规固定经验、巩固成果的功能,又要使其具有预判性和前瞻性。

突出权责一致构建新型政府

市人大代表刘若辉:按照建设法治政府的要求,加快推进行政职能的法定化,依法解决政府层级事权界定不清和部门职权交叉的问题。根据责任与权力相统一、财权与事权相一致的原则,科学、合理地规范各自的权力和责任,构建精简、统一、高效的政府组织结构。